食色黄版app下载

发布于 作者 admin

霸业成时为帝王,不成且作富家郎。 ——-明罗贯《三国演义》

话说陈龙假扮的严白虎,在昏暗的深巷遭遇偷袭。几个刺客隐身草堆,穿刺而出,陈龙轻松跃起避过锋芒,不料一枚铁箭从暗处重重袭来,流星般射进陈龙胸腹。

陈龙身在半空,无力躲闪,只有将身体略微扭转,让藏在怀的折月弩受了此箭。铁箭虽然弹开,折月弩却重重撞在胸口,幸亏陈龙内力运转自如,已将胸肌布满,饶是如此,还是受了不小的内伤。

陈龙与特种队员合力,终于生擒了赶马车的车夫,余者一声唿哨,尽数逃散。回到府邸,陈龙来不及查看自己伤势,亲自审问,采取怀柔政策,终于让车夫开口。

那车夫问陈龙道:“将军可听说过讨董联盟?”

陈龙哦了一声道:“你是讨董联盟派来的?欲要刺杀董卓亲信?”

那车夫道:“正是。我等在洛阳潜伏多时,可惜董贼保护十分严密,所以才把眼光放到将军身,欲要除去董卓羽翼。”

陈龙和吕常对望了一眼,心说幸亏自己没死,否则根本是千古冤。继续问道:“你口的讨董联盟,都是些什么人?你又是受何人指使?”

那马夫道:“董贼废立之后,为收纳名望、平息反对的声音,重新任用原来的官员,荀爽、陈纪、韩融等都不自愿地受到任用,又任命袁绍为渤海太守、任命韩馥为冀州牧、刘岱为兖州刺史、孔伷为豫州刺史、张邈为陈留太守、张咨为南阳太守 。京都的袁术因畏惧董卓而逃到南阳,曹操认为董卓必定会败亡,所以亦逃到陈留。曹操散尽家财,又得到孝廉卫兹的帮助,组织义军准备讨伐董卓。又有东郡太守桥瑁诈称京师三公发信给各州郡,陈述董卓的恶行,希望各地方举兵。于是,各地军阀会盟,准备打出讨董的旗号,其包括:勃海太守袁绍、后将军袁术、冀州牧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河内太守王匡、陈留太守张邈、广陵太守张超、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

陈龙心飘过乌合之众几个字,这些人与正史的讨董联盟相符,根本不是董卓和吕布的对手。真正杀死董卓的是王允,正所谓“三战虎牢徒费力,凯歌却奏凤仪亭。”

那马夫继续道:“小人乃是曹操招来的义从,因武艺出众,被派到洛阳当刺客。我听主公曹操说起,在讨董联军成立之前,要先用暗杀手段杀死董卓,至不济也要削掉他的左膀右臂。”

陈龙听说是曹操,心想曹操果然做事不择手段,问道:“你等在洛阳,可有人从内部接应?”

清纯女主长发飘飘美如仙

那车夫忙道:“乃是司隶校尉、议郎杨勋。”

陈龙点头道:“快去救你家人吧。”说罢让吕常送走,那人千恩万谢去了。

那刺客走后,陈龙从怀掏出折月弩,见弩边多了一个明显的浅坑,正是铁箭留下的痕迹。褪去衣,见胸口肌肉一片青紫,还好只是硬伤。

了些伤药,陈龙拿起那房舍之刺客射出的铁箭,在手细细观瞧。铁箭头闪烁着寒光,似乎一般铁箭略窄,却显得更加尖锐,能抵抗空气阻力,使射程更远,铁箭更平稳飞行。铁箭并无痕迹,若说它是吕布手的西凉铁箭,似乎没有任何线索。

吕常回来,拿过铁箭看了看,顺口说道:“这尾羽还挺白的啊。”陈龙心一动,仔细看那白羽,见甚是稀疏,只镶嵌了几片用于铁箭平衡。陈龙拔下尾羽闻了闻道:“西凉人会用鹅毛做尾羽吗?”

吕常倒被陈龙逗乐了,笑道:“西凉人养牛养马,恐怕没有养鹅的。”

陈龙当然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思索片刻道:“你立即安排,秘密令人去找赵达。除了获取长安消息之外,让赵达遣人立刻报长安,让汉少帝给讨董联盟的每个将军们,发出正式的讨董诏书,并任命袁绍为盟主。看看能收到多少遵命行事的回函。”说着将讨董联盟的将军名单给了吕常。

吕常正待安排手下,陈龙又道:“你让手下去找赵达即可。你亲自去监视司隶校尉杨勋,看看他平日都和谁接触,特别注意他和王允的关系。”吕常答应一声去了。

陈龙心,本来一直怀疑是董卓可能识破了自己面目,让吕布在路对自己下手,刚好和讨董联盟的刺客撞到一起。不过时间拿捏的如此准确,却令人不解,无法解释。现在有了杨勋这一层,如果杨勋是王允的人,王允自然知道刺杀自己的路线,那今天诗会挑破了王允的密谋,很有可能是王允在背后派人埋伏在自己回府邸的路线,以图杀人灭口。干掉自己后一了百了,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想到此处,心暗恨王允不辨敌友,兼且心狠手辣。最重要的是,王允、士孙瑞、杨勋等这一帮在京师秘密策划杀董卓的人,说不定把陈龙当成第二个董卓,而他们到底会承认哪一个皇帝,也是个未知数。而自己的最终目的,虽然保留了皇帝的象征,但在建立议会之后,也是要剥夺皇权,与王允等保皇派绝对是水火不容,所以将来董卓被杀之后,很可能王允会成为自己的大敌。

陈龙想到此处,深感形势复杂,自己参加今天的诗会,已经深深卷入了王允和董卓之间的无间道。而自己唯一的优势,是穿越而来的正史知识,若要主动出击,必须去见一见王允府的貂蝉。如果能将貂蝉秘密劫走,不但能解救貂蝉,挽回她被董卓、吕布、王允之流玩弄于股掌的命运,而且能沉重打击王允的部署,打破他的连环计,让他无法登最高权力,从而避免了随之而来的李傕、郭汜之乱,不但救了王允自己,也救了姬的父亲蔡邕的性命。此谓釜底抽薪之计也。

至于董卓,让他再逍遥几天,一旦赵云的青龙军主力从汉脱身,袭长安外围,是华雄、高顺、樊稠、张济的西凉和并州联军大败的日子,到时候再配合其他讨董部队,名正言顺剿灭董卓好了。到时候自己骑飞龙,龙胆亮银枪出手,也不见得打不过赤兔马加方天画戟的吕布。

再说没有了王允和貂蝉的连环计,也许还能有其他的妙计破董,不必大动干戈。如说,策反贾诩。贾和一向是个聪明人,如果让他清清楚楚看到董卓的末日在眼前,焉知他不会投靠我陈龙?他屡次将看出的陈龙破绽埋在心里,恐怕是他预留后路的明证。

董卓被剿灭之后,自己将汉少帝和何皇后带回洛阳,贬黜汉献帝,扫除一切保皇派障碍,特别是王允集团,说不定能先建立一个政治协商会议的雏形,提前完成架空皇权的任务。

再然后,天子在手,实力我有,天下谁不服打谁,直至一统天下。然后轻徭薄赋,百姓安居,自己领着几个心爱的女人归隐田园,岂不快哉!想到此处,陈龙呵呵笑起来,仿佛看到了甄宓、蔡琰、貂蝉们的幸福生活,这天下将不再是她们的悲惨世界。

陈龙心再次信心爆棚,叫门口守卫道:“拿个拜帖,我明日要到王允府邸登门拜访!”

再说董卓,回府后想起将随身侍妾闻樱送给严白虎之事,不由有点后悔,兼且闻樱拱在董卓怀,哭哭啼啼不愿走,董卓一时心烦意乱,糊里糊涂没送,倒帮陈龙解决了一道难题。不然闻樱送到了陈龙那里,陈龙要是将闻樱束之高阁,一派正人君子作风,恐怕董卓马会怀疑严白虎是另有图谋。

董卓安慰完闻樱,对身边的弟弟董旻道:“将洛阳抄出的财富,秘密运到城外之事如何?”董旻道:“哥哥放心,宫廷宝物不计其数,加陵寝宝物,再加民间搜罗的宝物,足够咱们养多几万骑兵了。”董卓哈哈大笑道:“旻弟,岂不闻霸业成时为帝王,不成且作富家郎?有了整个洛阳的财富,方可进退自如。”

此时李儒和贾诩都等候在外进,董卓令董旻将二人请进来问道:“今日诗会,你们觉得那严白虎如何?”

李儒哼了一声道:“沽名钓誉之辈耳。此等小小地方武官,太师何必放在心?”贾诩微笑不言。

董卓道:“我看他倒有几分能耐。方今万事未定,正是用人之际,多一个人帮我也是好的。不过有人搞了个秘密的联盟,意图反对太师,具体我还在遣人打听。京师里有几个素来和太师不和睦的,我都已经派人监视。”

董卓肥脸抽搐了几下,道:“给我加大力度查。我看杨勋这小子最近总在朝堂顶撞我,先从他查起。”

想了想又问贾诩道:“和,长安一时难下,下一步该当如何?”

贾诩道:“长安坚城,本来易守难攻,但咱们必须拿下,否则连后路都没有。长安不过只有陈龙不到一万兵马,听说来洛阳的路还遭遇过偷袭,恐怕进驻长安的不过区区不到一万人。太师只要一方面令华雄等力攻打,另一方面注意零陵青龙军动向,巩固洛阳防务也是了。”

董卓阴仄仄的肥脸,显出极端厌恶的神情道:“若没有陈龙掳走少帝和太后那个贱人,我早已控制了群臣。传我将令,力攻打长安,休要放走了陈龙。若让我抓住陈龙,必然操的他生不如死。”

董卓身后的吕布,听到陈龙的名字,大戟微微往地下一顿,仿佛陈龙已是他戟下亡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