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软件可以看小黄说

发布于 作者 admin

一时制美玉,千载助兴王。———辽圣宗耶律隆绪《传国玺诗》

话说陈龙分析北宫地道的斜向出口,应该在洛阳青楼区域周边,并且以院落为掩护,方便汉灵帝在妓院区进出。

逛窑子成为最好的掩护,牛辅并未起疑,没有派人跟踪“严白虎”的去向。无论天下如何混乱,百姓如何流离失所,青楼却繁华依旧,士子公卿,达官显贵,无不争做风流雅士,挥金如土。

青楼周边,放射线般罗列着几条深巷,陈龙将所有队员都洒出去,查找无人居住的型院落。自己和吕常也沿着一条深巷,信步走到洛水之滨。船舱大多黑压压不见灯火,忽然洛水边停靠的一艘大船,飞出数条夜行人影,迅捷沿河岸散去,似乎是执行什么任务。

陈龙好,与吕常潜入大船搜索,意外发现西凉马腾给几位京官的书简。马腾虽然名义与边章、韩遂等在凉州共同起事,实际却是受到韩遂叛军裹挟,经过漫长的拉锯,马腾终于领一只忠于自己的部队,独自进入羌族的领地,与部分友善的羌人联合,脱离了韩遂的控制。

陈龙得此重要信息,知道韩遂的叛军与北宫伯玉的羌族军队并非是铁板一块,而自己刚好需要军队来保卫长安,打击洛阳董卓的铁骑。心开始思考如何利用马腾的部队,可惜身边没有一个智囊,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

陈龙与特种队员汇合之后,张白还真发现了疑似皇的“娱乐场所”。几番查找之后,却没有发现地道出入口的痕迹,陈龙不甘心,开始采用内外丈量的办法,终于发现厕所内外的尺寸,明显差了将近一步半,肯定在厕坑之后,应该是一堵夹壁墙。

陈龙和众队员兴奋的沿墙搜索,最后陈龙试着双掌加力一推,果然整堵墙神乎其技的向后退了盈尺,露出地面一个地砖覆盖的地道口。

众人欢呼一声,陈龙伸脚踩了一下地砖,那地砖应脚缓缓而落,露出黑魆魆的地下通道。陈龙见发现了通道,不想再等,立即布置道:“我和吕常这行动,剩下的人在这里四处警戒。记住,绝不可点燃灯火!”

由地道口跃入,地砖缓缓升起,半晌听到外面墙壁滑动的声音,估计是夹壁墙再度恢复了原样。陈龙心赞叹,晃亮了一个火折,来不及看地砖底下的机关布置,与吕常展开轻功,沿地道狂奔而去。须臾来到那个却非殿地下的地道转角,不由想起次和张宁在这里躲避汉灵帝,旋又想起马元义之死,心不胜唏嘘。

顺利沿地道来到北宫地下,陈龙驾轻熟,从原汉灵帝寝宫床冒出头来。汉灵帝死后,这里已经荒废,新皇登基,自然有了新的寝宫,所以倒平添了几分安。

陈龙脱掉外袍,露出一身夜行衣靠,让吕常守着地道口,以便遇事接应自己,保证地道畅通,逃命不难。估计董卓将武艺高强的守卫都留给了自己,给汉献帝配备的守卫并没有多少高手,所以陈龙并不畏惧北宫的守卫。唯一的障碍,是偌大的北宫,这玉玺究竟会放在哪里?

优雅气质韩国美女金信英白皙长腿清纯街拍图片

最可能的,当然是放在汉献帝的寝宫,只要找到守卫重点看守的屋宇,能发现寝宫的位置;如果不在寝宫,很可能在皇帝平日读书的御书房。陈龙隐约记得,北宫的一些布局位置,这御书房应该离寝宫不远,也不会太过难寻找。

陈龙从汉灵帝的寝宫向外观察,见四下无人,也没有巡兵经过,心想如今皇宫的守卫真是稀松。正欲开门跨出,去寻找汉献帝的寝宫,忽然想到,正史孙坚却是在井的宫女尸体,发现的传国玉玺。何进遇害之时,袁术、袁绍诛杀宦官,不知道砍死了多少无辜,焉知当时的传国玉玺,没有随着某个宫女葬于井?

想到这里,陈龙抹了抹前额的冷汗,幸好自己有穿越的知识,否则算把皇宫翻了个底儿朝天,也不可能找到玉玺,不过那宫女投的,又是哪座水井呢?

首先,不会是仍在使用的水井,否则宫人早发现水是臭的,进而发现宫女的尸体。其次,废弃的水井应该是一所枯井,否则因何停用?

陈龙脑迅速查了一下光脑,演义描述孙坚得到玉玺的过程是这样的:董卓火烧洛阳,迁都长安之后,众诸侯得以分屯洛阳,孙坚于城内太庙地基筑起殿屋三间,祭祀众诸侯神位,祭祀正在进行时,殿南有五色光芒起于一水井,孙坚命令兵士下井打捞,捞起一宫女装束的妇女尸首,其项下带一锦囊,内有用金锁锁着的朱红小匣,其装的便是传国玉玺,孙坚这样幸运的得到了传国玺。

陈龙看后大喜,看来这口井应该在太庙旁边,这太庙十分重要,是帝王祭祀祖先的宗庙,按周制,一般位于前宫左侧,是那时候皇宫的标配。位置非常显眼,陈龙找到太庙的大殿,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

心犹豫了半天,陈龙还是觉得最有可能玉玺已经到了井,决定先去寻找太庙边的枯井。静悄悄打开汉灵帝寝宫的屋门,陈龙左右观察无人,迅速在黑暗走走停停,进入前宫应该是太庙的区域。太庙平时根本无人办公,所以更是寂静无声,根本连个守卫都没有,陈龙尽可以放心寻找目标枯井。

陈龙在草丛抓了一把碎石,凡是路过的水井,都扔进去个石头探路,扔到太庙大殿后面右侧的一口水井时,石子落下,这回没有听到水的回声。

陈龙心大喜,这里果然有一个枯井,不由信心大增,也顾不肮脏,趴着井壁,掏出匕首,缓缓向井底落去,只觉井空气隐隐存着腐臭,心愈发添了信心。井底略有些淤泥,陈龙晃亮火折,不用细找,一眼看见了一具**的尸体,身蓝绿色的宫女宫装还没有烂透。

陈龙手的火折直接照亮那腐尸的脖颈,果然有一个锦囊,陈龙心道天不欺我,摘下锦囊一跃而起,出了深井,大大的喘了一口新鲜空气。锦囊也已经微微腐烂,陈龙撕开看时,见一个不大的朱红小匣,面挂着一枚小小的金锁,不是传国玺的包装盒又是什么?

陈龙心大喜过望,没想到得来不费工夫,自己的判断还是正确的。有了这个玉玺,袁术的部队有可能配合自己的行动,秘密进入洛阳,再配合外围讨董联盟的行动,到那时董卓覆灭在眼前。

陈龙将朱红小匣收起,迅速回到汉灵帝寝宫,向吕常打了一个一切顺利的手势,再次回到地道之。

陈龙二人原路返回,来到青楼附近院落下的地道出口。那地砖底下有这一个类似弹簧的铁制支撑,能拉着地砖下移动,配合一个小小拉环,陈龙轻轻一拉,只听地砖外墙壁滑动的声音响起,紧接着地砖下沉,陈龙等迅速踏地砖走出,地砖再度缓缓合,紧接着墙壁再次滑出,将地砖完遮挡,似乎这里只是一间豪华厕所罢了。

陈龙看看夜色,约莫还没到午夜,遂令众人都秘密撤出,到红袖苑附近集合。红袖苑仍然灯烛高照,嫖客盈门,陈龙等人在这股热闹之,再次鲜衣怒马回到了严府。牛辅仍然忠心耿耿守在门口,见状笑着迎接道:“白虎将军回来的怎么这么早?”

‘严白虎’呵呵笑道:“牛将军,不过是打个炮,哪里浪费许多时间。我可不像有些人,又是听歌又是喝花酒的,我喜欢直达目标!你可不知道那些小妞有多么精彩,可惜你忠于职守,不然一定最受娘们的欢迎啊。”

男人最喜欢人家说自己那方面很强,而牛将军确实那方面不错,陈龙这顶高帽带的是恰到好处。牛辅飘飘然笑道:“白虎将军和在下脾气是一模一样,喜欢痛快的,什么前戏后戏,都不如直接入进去!”说罢两人臭味相投的哈哈大笑起来,陈龙心里呸呸呸腹诽道:“好污!谁跟你一样!”

说笑着进入府,牛辅不疑有他,也找个耳房睡觉休息去了,心想明天一定和太师建议,这严白虎整天花天酒地、醉生梦死,哪里有半点奸细的模样,何用整天盯着他,不如让自己去盯蔡邕、杨勋之类的人物。想到花天酒地,忽然想起,刚才似乎没有闻到白虎将军他们身有酒气啊,难道真如他们说的,连花酒都没喝,玩完女人回来了?

不得不说,牛辅还真找到了一个破绽,陈龙等滴酒未沾,显然违背逛窑子的常理。幸亏牛辅不是李儒,想了想把这个念头放下了,给自己找了个合适的理由解释,寻周公去也。

陈龙哪里知道,因为没有喝酒,露了破绽,刚刚经历了一场身份危机。满心欢喜回到卧房,掏出朱红小匣,扭断金锁,里面露出一方温润的美玉。陈龙手捧这方名垂千古的和氏璧,见玉色白而通透,水印环绕,触手微温,仿佛能与人融为一体。方圆约四寸,纽五龙交汇,正面刻有“受命于天 既寿永昌”八字小篆、环刻着双龙戏珠图案,最下面有三道尖波浪线,代表无穷无尽的大海,刻有较细的内边线和较粗的外边线,为双边印章,缺损的一个小角用黄巾镶补,正说明了那段王莽篡汉的历史事件。

陈龙心情激荡,身边的小小红烛,将这一方受命于天的传国玺照耀的闪闪发光,正所谓“日照大海现双龙”,是这一枚无皇权的绝对象征,不知喝过多少士兵和百姓的鲜血,给这片美丽富饶的原大地带来过多少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