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批免费软件下载

发布于 作者 admin

她若表现的强势,那日京川绫子反而对自己更感兴趣,对自己视为仇敌。

现在事情都已经做了,再去计较后果也于事无补,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

顾寒州领着她来到稍稍清净的桌子,给她拿了一些最爱吃的糕点。

“今天只能吃这么多,要营养均衡,甜食不能吃太多。”

“知道啦知道啦,要是被外人听到了,还以为是管家婆呢。”

“有没有受到惊吓,我来的晚了,肯定怨我对不对?”

“才没有呢,因为我知道,肯定会来。不过,我真没想到她们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陷害我,报复他们,会不会遭到日京川绫子的算计,她们肯定是为她办事的。”

“想必日京川绫子给了不小的好处,才让她们帮腔与作对。否则以我顾家的身份地位,谁也不敢多说一个‘不’字。利字当头勇者出,既然敢拿好处,也就要承担后果。如果他们敢泄露是日京川绫子的计谋,那么不止会面临我的报复,还有日京会社的,他们不敢。”

“如此一来,不就拿不到日京川绫子的把柄了?”许意暖有些失望的说道。

“这是男人家该想的事情,就不要费脑筋了。不是对我很有信心吗?我们夫妻齐心,一起打败她。”

他紧握许意暖的小手,眉眼无限温柔。

许意暖轻笑,心底是温暖的。

暖粉色肤色花季少女女仆围裙装私房写真

“去应酬吧,有这么一出,日京川绫子应该不会找我麻烦了,我在这儿歇会,等着吃蛋糕。”

“那好,我还要和日京先生谈点事情。这次的手表暴露了,回头我让傅垣再给弄个别的。”

顾寒州把她安顿齐全,亲自盯着人榨了果汁,怕她无聊甚至还给她挑了几部韩剧。

转身离去之前还叮嘱:“不准说男主帅,否则我就砸了的手机。”

“那还要给我买新的哎。”

“换手机不可怕,就怕想要换老公……”

顾寒州忍不住小声嘀咕。

许意暖看着他难看憋屈的面色,忍不住嘴角藏笑。

他转身准备离去,许意暖忍不住扣住他的大手,猛地把他朝回拉。

他猝不及防,身子重重的朝着她砸去。

好在他身手敏捷,及时双手撑住了沙发背,才没有压着她的身子。

他微微拢眉,刚想训斥她这样很危险,要是压倒了孩子那怎么办。

可薄唇才微微张启,没想到许意暖抬头吻了上来。

粉嫩的唇瓣堵住他的嘴巴,动作虽然笨拙,但也很细腻。

湿漉漉的。

也很柔软。

男人哪里经受得住这样的撩拨,大手揽住她的身子,将她压在怀里,狠狠的豪取掠夺。

良久,唇齿分离,她的眼神都变得迷离了几分。

“嗯,现在可以去了。”

声音软软糯糯的,像是喝醉酒一般,尤为撩人。

顾寒州猛地吐出两口浊气,无奈的说道:“去不了了,我这个样子怎么去?先冷静下。”

他都有感觉了!

许意暖这才察觉,忍不住脸色一红,也觉得难为情。

“对……对不起。”

“狗屁对不起,老子爱死刚才的样子了。”

顾寒州突然爆了粗口,因为情绪有些激动。

“为什么?这样……不好,周围都有人。”

她心虚的看了眼周围,发现有不少人对这儿投来异样的目光。

她刚刚只是一时心动,突发奇想的想要亲亲他。

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

这样引人注目,怕是他们嘴里的话又不好听了。

“我就喜欢,昭告全世界,我是男人。我不介意在我身上多刻几个章,我高兴还来不及,哪里管别人好不好?”

“那他们会说,太过招摇。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如此不知检点。”

“我和自己的老婆做合法的事情,怎么不知检点了。暖暖,没办法堵住一个人的嘴,也没办法堵住众人的嘴。众口难调,有人骂,有人赞美,有人羡慕,有人嫉妒。而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只要问心无愧,没有做伤天害理,愧对他人的事情,那么就不需要拘束。”

“况且,我们不过亲一下抱一下,做什么有伤风雅的事情了吗?他们见不得好,自然说不出好话。无须关心他们的看法,只需要在乎我的,因为我是要和相守一生的人。”

“正如,我不会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只坚持我的看法。在我眼里,善良美丽,无与伦比,任何人都比不上。”

许意暖听到这话,眼眶都微微湿润了。

他看见,温柔的替她擦拭眼角湿漉漉的睫毛,道:“乖,别哭了,我可要心疼了。”

“顾寒州,那我问,我和日京川绫子哪个好看。”

“好看。”

“嗯?睁着眼说瞎话啊,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她比我好看百倍。她才配得上美女两个字,其余人都显得平庸了。”

“好看的皮囊千姿百态,可是有趣的灵魂独此一个。如果我是喜欢皮囊的人,那我爱的人永无止境。”

“她就算有再好看的皮囊,我不看她,又能美成什么样?”

许意暖听到这话,竟然无法反驳。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就是,一千个日京川绫子也比不上。我要去找日京先生谈谈商会的事情,等会再来找。”

“嗯,我在这儿乖乖等,保证着一次连厕所都不上,免得给人可乘之机。”

顾寒州闻言,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吻,不舍的离开。

他来到了日京川希的书房,他已经煮好了茶。

整个屋子都弥漫着清茶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

“坐吧,尝尝我煮的茶。”

顾寒州倒没急着坐下,而是恭恭敬敬的鞠躬。

“感谢日京先生替爱妻解围,免去了她不少麻烦。”

“我也是秉公处理而已,不算帮她。如果只是陈太太申诉,我倒无话可说。是那些男人逾越了,说话太难听了一些,我才忍不住多说一嘴的。这样子谢我,倒像是我故意为之,我可担不起。”

日京先生和煦的说道,嘴角挂着笑。金丝眼眶下的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线,显得很随和。

他没有承认,顾寒州也没有继续多问下去,他也是识趣的人。

“晚辈还有另一件事想要道谢。”

“哦?还有什么别的事吗?我怎么不记得我给了这么多便利,让值得谢我?”

“关于日京川绫子的资料,如果不是,我也不会知道的那么详尽。”

此话一出,屋内瞬间变得静悄悄地。

日京川希本来眯着眼,笑盈盈的,听到这话,浑浊的眼睛猛地闪过一丝精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