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视频神器官方下载

发布于 作者 admin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你这么说……也差不多吧。”刘言道。

“既然你是内劲武者,那你就更应该知道,高家也有内劲武者,就是上次你见过的龙叔,他叫龙威,是一个内劲大成的武者,实力很强。”

杨辰辰一脸肃穆地看着刘言,并且好心提醒道。

“所以,你最好不要将高家得罪得太死了,不然的话,你在星汇市是很难立足的。”

“就算你是内劲武者,也一样。”

杨辰辰曾亲眼目睹过龙威的厉害,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了的。

刘言只是笑了笑,并不想过多地去解释什么。

而这时,刘言的神情微微一动。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况且,现在不是我需要担心什么,而是高家的人需要担心什么。”

“好了,你也不用再说了,高家的人已经来了。”

“一切,等我问清楚之后再说。”

大胆清新美女户外自拍照片

杨辰辰微微诧异地看了刘言一眼。

高家的人已经来了?

刚有一点怀疑,杨辰辰又想起刘言是内劲武者,所以能够提前感知到自己不知道的动静,倒也是正常的。

毕竟,内劲武者可不能以常理来衡量。

随之,杨辰辰心头释然下来,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房门的位置。

其双手,忍不住轻轻握了起来。

刘言微瞧了杨辰辰一眼,看得出来,她有些紧张、害怕、不安和焦虑。

不过,刘言并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不是每一个人的心性都一样的。

就像面对考试的时候,学霸和学渣都很坦然,而那些成绩中等的,就会显得比较紧张,害怕自己考不好。

可以说,自身的情况,决定了一个人在面对某件事情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杨辰辰有这样的表现,也是因为这件事对她来说很重要。

她无法轻松面对。

等了好片刻,也不见房门外有动静,杨辰辰不禁转头看向刘言,眼睛里带着一丝疑惑。

“你不是说,高家的人已经来了吗?”

“快了。”刘言轻笑道。

杨辰辰不禁一愣。

敢情你说高家的人已经来了,只是猜的?

天呐!

自己居然一点都没有怀疑,就相信了,谁知道他居然是随口说的。

其实,并不怪杨辰辰会这么想。

要知道,刘言现在是以远超先天宗师的感应能力,感应到高家的人来了,所以距离是比较远的。

而杨辰辰以为刘言只是内劲武者,感知的距离肯定不会太远。

所以!

在杨辰辰以为高家的人应该已经到门口的这个时间,其实高家的人还在酒店楼下等电梯呢。

看见杨辰辰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刘言轻轻笑了笑。

刚才,刘言就是故意这么做的。

提前将消息说出来,让杨辰辰发现并不是那么回事,然后她自然而然地就会放松下来。

这是人的一种天性。

不过,刘言并不打算让杨辰辰知道这些。

没过多久,门铃声终于响起。

“进来吧。”刘言淡淡地道。

房门被推门,一个头发苍白,但脸色红润的老者,带着一个消瘦的中年男子,还高震雄夫妇,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前两人,正是高松鹤和龙威。

杨辰辰在看到四人的时候,莫名地又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不过,高松鹤等四人,却只是微微看了杨辰辰一眼,便将目光落到了刘言的身上,带着一抹恭敬。

“见过前辈!”

龙威率先拱手抱拳道。

“刘先生,您好。”高松鹤也是恭敬地点头问好。

至于高震雄夫妇,则是忐忑不安地低埋着头,根本不敢抬眼去看刘言。

刘言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片刻才慵懒地抬头看了四人一眼。

“哟,这不是高震雄吗?背上背着那么多荆棘,是干嘛呢?”刘言讥诮地轻笑道。

此刻的高震雄,上身完没有穿衣服,用绳子捆着十几根满是尖刺的荆棘在背上,只要稍微动一下,那些尖刺都会刺到肉里去,疼痛不已。

不过!

高震雄却是连吭都不敢吭一声,咬牙硬抗着。

“刘先生,我这逆子冲撞了您,老朽特地带着他前来请罪,还望刘先生您能高抬贵手,饶他一命。”

高松鹤恭恭敬敬地说道。

末了,他更是冲着高震雄夫妇一声轻喝。

“你们两个,还不跪下?”

噗通!噗通!

高震雄夫妇连忙跪了下去。

“你,有什么资格来为他们求情?”刘言淡淡地看向高松鹤。

高松鹤把头轻轻低埋着。

不知道该说什么。

“前辈。”

龙威连忙小心翼翼地开口,并且微微上前一步。

“前辈,高老爷子其实早就已经吩咐过高家子孙,万万不可冲撞前辈您,可高老二并不认识前辈,所以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还望前辈明察。”

他们几人如此恭敬的态度,直接让坐在刘言旁边的杨辰辰傻了眼。

她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刘言。

前辈?

连龙威都得称呼刘言一声前辈?

这怎么可能?

刘言就算是内劲武者,也不可能让龙威对他如此恭敬啊。

还有自己的外公,哪里还有半点上位者的样子?

在刘言的面前,完什么都不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杨辰辰才恍然大悟过来,或许自己还是低估了刘言的身份和地位。

不过!

杨辰辰也知道,现在不是问这些的时候,只能将心头的疑惑暂时压下。

而这时,刘言微微看了高松鹤一眼。

“你虽然这么做了,可做得并不好,所以,你儿子想扇我耳光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

“什么?”

高松鹤和龙威的心头都是狠狠地咯噔一声,眼睛都快鼓出来了。

想扇先天宗师的耳光?

你这是找死呢?

还是找死?

两人心头骇然如惧,简直不敢想像那样做的后果。

宗师不可辱啊!

你冲撞人家也就罢了,居然还想扇人家耳光?

你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

高松鹤气得差点晕过去。

那苍老的身体,忍不住向后颤退了两步,要不是伸手扶住了旁边的东西,恐怕就得倒到地上去了。

好片刻,他才忍不住微微看向杨辰辰,心头估摸着,要不是杨辰辰在的话,搞不好,刘言当场就已经抹杀了自己的这个二儿子,甚至已经记恨上了高家。

而被一个先天宗师记恨,绝对是高家的灭顶之灾啊!

不禁!

高松鹤忍不住对杨辰辰心生一丝感激。

可一想到自己的老伴,正是因为杨辰辰,才会变成那副模样的,心里又仍是有些恨意。

复杂的情绪,涌动在高松鹤心头。

但最后,他只能将恳求的目光投向杨辰辰,颇为不情愿地开口。“辰辰,看在一家人的份上,帮你二舅求求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