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艾秋快递五星好评

发布于 作者 admin

空子昂等人的脸色顿时一变。

之前因为愤怒而被冲昏的头脑,一下子就像是被冰水狠狠地当头浇下一般,瞬间冷静下来,并且露出骇然之色。

他们这才记想。

虽然他们的家势都非常了得,尤其是空子昂,更是安市首富的唯一的儿子,而且本身也拥有着极强的经济头脑了行动能力。

但眼前的这个家伙,那可是一个怪物。

一个拥有超能力的怪物!威胁他。

就算再有钱有势,那也不顶用啊。

嗖嗖嗖……就在三人心里闪过诸多念头的时候,随着刘言的意念一动,悬浮在半空中的那些牙签,顿时激射而出。

噗哧噗哧……噗哧噗哧……“啊……”三人又是一阵惨叫。

两个漂亮的包房公主,已经完吓得蹲在了包房的角落里,双手捂着耳朵,连声音都不敢吭,甚至也不敢去看刘言。

对于这两个包房公主,刘言也没有为难。

毕竟!之前的整个过程,她们都没有参与。

Dream Girl

无辜人,刘言是不会伤害的。

至于苏小舞的那两个闺蜜,错也不在她们。

虽然其中那个一直没有替苏小舞说过一句好话的女人,看着有点让人厌恶。

但另一个,在最后关头的时候,还算是替苏小舞说了一句的。

这两个人,刘言也懒得理会。

目光轻转。

刘言看向空子昂。

“安市首富的儿子?

看来,因为这个身份,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既然如此,那我给你一个向我报仇的机会。”

“拿出电话,打。”

“打给你认为能够救你,也能够解决掉我的人。”

空子昂等人不禁一怔。

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找不到能救你的人,那你就死定了。”

刘言冷漠地说道。

“空少,你不是说李大师今晚莅临空家吗。

李大师是真正的高人,一定有办法对付他,快打电话给你爸爸啊。”

莫嘉佑连忙提醒道。

空子昂顿时恍然大悟过来。

对!打电话给自己老爸,让他带着李修杰大师过来,一定能收拾这个怪物。

慌乱中,空子昂已经顾不得身上插满了玻璃碎片和牙签,连忙翻出自己的手机,将电话打了出去。

“喂,爸,救我,快救我啊。”

“别问了,爸,快带李大师过来救我啊,这里有一个怪物,一个会妖术的怪物,快带李大师来救我啊。”

“……我在皇家ktv888号房。”

打完电话,空子昂等三人都是一脸不安地看着刘言。

害怕刘言突然再对他们出手。

到时候,李大师还没来,他们就已经死了。

那就什么都没用了。

好在,三人发现刘言完没有要继续出手的意思,心里不禁大松了一口气。

“空少,要不我们再报个警吧。”

胡晨提议道。

“笨蛋!”

空子昂劈头盖脸地怒骂着。

“你特么是不是傻啊?

那家伙……那家伙是个怪物,报警有屁用。”

胡晨被骂得低下头去,不敢再说话。

“空少,我想起一件事。”

陈豁一脸极度不安地凑近过去。

空子昂等人顿时都看向他。

陈豁迟疑道:“我记得一位老哥子说过,武者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是可以拥有神奇手段的,甚至能隔空杀人。”

“那个人……恐怕是传说中的内劲武者!”

空子昂等人根本没听过什么内劲武者。

但是。

这个称呼,肯定代表着对方的实力不简单。

几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

空子昂甚至还狠狠地瞪了旁边不远处的一个女的。

早先的时候,正是那个女的说的,刘言是星汇大学的学生,而且还在大街上摆摊给人算命,是个算命先生。

妈的!要不是听了她的鬼话,也不会往死里得罪刘言啊。

谁能想到,这刘言居然是个内劲武者?

几人的交谈,完落入了刘言的耳朵中,但刘言根本没有要纠正他们的意思,只是一脸淡然地坐了下来,任由他们去猜测。

顺便,刘言还让依旧闭着眼睛的苏小舞也坐了下来。

“刘言,我……我可以睁开眼睛吗?”

苏小舞问道。

她虽然什么都没看见,但之前的那些打斗声,惨叫声,她却是听得清清楚楚,此刻的她,心里已经充满了好奇。

因为。

从刚才的声音来判断,是刘言占了上风。

她实在不敢想像。

空子昂那些人,居然栽在了刘言的手里。

而同时,她也有些担心。

刘言让空子昂叫人过来,这到底是自信,还是过分的自大?

“你怕血吗?”

刘言问道。

苏小舞迟疑着点了点头。

“那你还是先别睁开了,这里场面有点血腥,待会儿可能会更血腥。”

刘言平静地说道。

苏小舞听得心头一跳,身体微微紧张起来。

“不用担心,我说过,今天只要我在这里,没有人能动得了你。”

刘言安抚道。

“嗯。”

苏小舞点着头,心里莫名的就感觉到了一种安。

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那么的信任刘言。

或许……或许是因为他在自己心里的印象,本来就是那种可以让人感到安的人吧。

苏小舞在心头想着。

而这时,陈豁的一个小弟悄悄爬到了包房的门口,正准备开门逃走。

刘言随手一弹。

嗖!地上的一根牙签就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直接从地上飞射而出,狠狠地刺入了那个想要逃走的人的膝盖中。

“啊!”

惨叫,顿时响起。

想要逃走的小弟,抱着自己的右腿翻滚着。

这惨叫声,听得空子昂等人心头忍不住一阵剧颤,眼角都不由自主地缩了缩,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仿佛置身冰窖中一般。

而再一看,刘言的脸上毫无神情波动。

这个人……简直就像是一个冷血无情的怪物。

几人心里都开始后悔起来。

要是没有叫上这家伙一起来,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事了。

整个包房中,气氛显得有些沉闷压抑。

除了刘言可以平平静静地坐在沙发上之外,其他人的心里都是或紧张,或不安,或惊恐。

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转眼,十几分钟过去,包房的门终于被人从外面推开。